追蹤
杰希嘉巴黎即時通訊
關於部落格
Paris is Paris is Paris. 版權所有,翻印暨抄襲必究;如欲引用,務必註明來源及出處
  • 597946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巴黎舊書市巧遇春宮畫冊

由於前天在部落格上收到一封未曾謀面的朋友從里昂發來的留言,很真誠地告訴自己許多他前往Max Poilâne Lyon(馬克斯.普瓦蘭里昂分店,由馬克斯之子居禮安主持)嚐鮮之後的感想,覺得有必要反應給馬克斯本人知道,利用週日上午,匆匆趕往馬克斯.普瓦蘭麵包店位於十五區布宏希翁路八十七號(87, rue Brancion 75015 Paris)的本店,到了店裡,哇哈哈,沒想到馬克斯已經趕往里昂解救他兒子去了!坐在他小小的辦公室留了一張紙條給他,起身時發現有些麵包剛出爐,香氣瀰漫在整間店裡,剛好自己也還沒吃早餐,就選了一個牛角麵包與一個蘋果麵包,抓著往店舖對面的公園找個角落慢慢品嚐。

麵包實在太好吃,完全破壞原本的計畫!牛角不到一分鐘就到肚子裡去了,蘋果麵包上面還撒上了提味的紅糖粉,入口即化,趁熱一口接一口,結果在兩分半鐘之內,吃光了兩個麵包,一邊捨不得地用手指沾著掉落在圍巾上的麵包屑,一邊從公園的矮牆墩上站起來,這才發現公園入口兩側的週末舊書市已經熱熱鬧鬧地開始了,專程不如撞期,那就順便進去逛逛吧!

這個露天舊書市向來被巴黎的舊書迷評為週末最優去處!每週六、日上午九點營業到下午六點,整個書市以公園入口為界,分成東西兩側,西側的規模是東側的三倍大。

一走進西側的部份,目光就被第一家古書攤給吸引住了!這是一家專門販賣古法典的攤位,一本本狀況良好的皮質精裝封面的古書,光看外表就美呆了!眼角餘光掃到展示桌左下角一本尺寸很大的古書,歪頭往書背一看,我的天哪!是《查士丁尼法典》呢!突然覺得垂著的左手溼溼的,低頭察覺有隻黑色的拉布拉多犬正在專心舔我的手。本能地伸出摸摸狗狗的頭,牠立刻扒著我的兩隻手站了起來,舔的更徹底!這時,攤位的女主人笑著問我剛剛是不是吃了馬克斯.普瓦蘭的麵包?我點點頭,剛才包麵包的紙還被我捏成了一團握在左手掌心裡呢!女主人說,這就對了,她們家「牛頓(Newton)」(狗狗的名字)對於馬克斯.普瓦蘭的麵包是完全無法抗拒的!哇!開舊書攤,狗狗還以科學家來命名,真有涵養!(沒辦法,一來到古書群當中,聽到狗狗的名字,腦海就浮現英國科學家牛頓(Isaac Newton)的名諱⋯⋯)趕緊趁機問她這本查士丁尼法典的種種,她很得意翻開封面讓我拍照,是一五O二年出版的古董呢!售價是七百七十歐元。看到我咋舌的表情,她很老道地指了指斜對面的咖啡館,表示若有興趣,不妨一起去喝杯咖啡,價錢可以坐下來慢慢談⋯⋯真是承蒙她看得起,哎,其實自己口袋裡只有二十幾歐元呢!戶頭裡⋯⋯,還是別說了,感傷呢!(這一陣子實在太窮,連皮夾都用不上,只用個裝零錢的小錢包就夠了。)接著又熱心地介紹一套三冊一五五三年佛羅倫斯出版的拉丁文古羅馬法彙編,狀況非常棒,「只」要一千兩百歐元⋯⋯

壓抑著內心的澎湃,禮貌地跟她索取了名片,再跟狗狗握手道別,趕快逛到另一攤去。

斜前方有一個規模比較大的書攤,架子上平擺的書一律兩歐元,這倒是挺令人心動的,看到兩本用橡皮筋圈在一起的書,是早年小學生法文學習書與習題,拿起來詢問攤主人,果真是兩本一套總計兩歐元,那麼一本就是一歐元囉!這真是很值得。先很奸詐地將這套書藏在其他書的下面,等逛了一圈之後再來買。

經過了幾個專門賣舊漫畫與舊雜誌的攤子,有一本封面是當年珍西寶(Jean Seberg)演聖女貞德的劇照,還有賈姬(Jacqueline Lee Bouvier Kennedy)訪問法國時與戴高樂總統(Charles de Gaulle)的合影,挺有意思的。

天氣越來越冷,在戶外的舊書市逛得直發抖,很容易就又餓了,而且,而且⋯⋯會很想上廁所。上廁所這檔子事就是這樣,沒想到就沒事,一旦想到了就越來越急⋯⋯嗯,環顧四周,只有去對面的咖啡館了。先跑到馬克斯.普瓦蘭再買一個蘋果麵包,然後就直衝咖啡館了。

肚子飽了,體內的窘迫也解除了,再進到書市裡閒逛。遠遠望去,似乎有家書攤是以攝影書與圖畫書為特色的,走近一看,原來是專門賣日本藝妓攝影集與中國春畫畫冊的攤子,難怪一堆老頭子擠在那兒。攤主也是一個老頭兒,滿頭的銀白捲髮,叼著一根煙斗,講起話來好像是捏著喉嚨一樣,咿咿呀呀的讓人想到清宮劇裡面太后旁邊的公公。整個書市裡面就自己這麼一張中國面孔,自然引起攤主的注意,他抱起一本春宮畫冊,笑咪咪地向我推薦起來。隨手翻了翻,還好,但是並不屬於那種非有不可的東西,倒是覺得另外一本畫冊的封面好眼熟,與正在巴黎的賽努斯基美術館(Musée Cernuschi)展出的春宮畫展的海報有異曲同工之妙,上個星期自己才忍痛花了四十九歐元買了一本展覽目錄呢!仔細一看,這是英國出版的私人春宮畫收藏,內容相當豐富,剛好可以與此次巴黎展覽的荷蘭收藏家貝多雷(Ferdinant Bertholet)的收藏相互配合⋯⋯這時另一位也是咬著煙斗、戴著呢帽的老紳士轉過頭來低身向我推薦這本書,並表示他自己已經有一本了,不然一定會買下來的,說著說著竟聊起春宮畫來了,這方面若要講的深入些,我的破法文根本不夠用,一緊張,英文就唏哩嘩啦地跑出來,這位老紳士也轉得快,立刻全用英語交談,詢問之下,原來他是英國人。聊了一會兒,老紳士繼續往別的攤位走去;回頭一看,捲髮攤主還捧著書,笑咪咪地看著自己。哎,厚厚一本只要二十五歐元,可是口袋裡的錢已經不夠了!等一下還要去超市買些菜,怎麼辦? 只好硬著頭皮打個商量吧!本來想先付給老頭兒十歐元當作訂金,可是他堅持不肯收, 只好跟他先要張名片,再留下自己的連絡電話,說好下週六再來買這本書。

很感謝這位攤主,因為像自己這種連二十五歐元都拿不出來的滷肉腳,要在舊書攤裡打混兒,根本就是癡心妄想,這回兒真是承蒙這位攤主不嫌棄呢!

自己對於春宮畫(palais du printemps)有些興趣,主要是受到荷蘭外交家高羅佩(Robert Hans van Gulik)的影響。記得還是唸大一的青澀年紀,有一回行經一處垃圾堆,瞥見有個像書本一樣的東西被壓在最下方,只露出一角,抽出來一看,果真是本小書——陳之邁寫的《荷蘭高羅佩》,傳記文學出版社於民國五十八年印行。陳先生乃優秀外交官,曾任駐日、駐菲、駐教廷⋯⋯等多國之大使,學養一流,再加上傳記文學的金字招牌,雖然當時對於高羅佩還不熟悉,總覺得此書值得一看,況且自己這種百無一用型的人,對於被遺棄的書籍總會有不忍之心,於是乎做起你丟我撿的事。只記得當時站在垃圾堆旁邊才隨手翻翻就覺得欲罷不能,乾脆坐在路邊一口氣看完才走人!(小小一本書,才一百五十五頁。)從此高羅佩這號人物產生極大的好奇心,只要是有關他的資料,總不肯放過,好似將他當作自己的學習典範(role model)一般,他因為駐日的機緣而編纂的《秘戲圖考(Erotic Colour Prints of the Ming Period)》,雖從無機會得窺全貌,卻也引發對於中國春宮畫的一些研究興趣。

中國春宮畫乃承襲古代養生術而來,說到這兒,許多人總認為這純粹屬於道家房中術的範疇,其實原始儒家相當重視陰陽調和,養心養性首重順應自然;到了宋代理學興起才開始有了轉變,探討兩性養生之道遂轉於地下,然而這方面的壓抑久了自會引起反撲,元代國祚雖短,但也產生了穠麗的元曲,多表現極度壓抑之下的情感流露,譬如王實甫的《西廂記》,到了明清時代,更是所謂「穢書」的黃金時期,唐寅(唐伯虎)的《僧尼孽海》以及堪與莎士比亞媲美的大劇作家李漁(李笠翁)的《肉蒲團》都是經典作品,而春宮圖也是在明萬曆年間達到巔峰,明代畫家仇英就有此類作品傳世。由於中國春宮畫的陰陽調和基礎,使得呈現出完全有別於西洋色情圖畫的暴力粗俗,也不同於東洋浮世繪的詭異幻想與刺激;就美學觀點而言,中國春宮圖在構圖、設色、描繪、題辭與書法方面,莫不講究天,地、人三才,細膩和諧充滿了文人畫的特色,實在是極精緻藝術的展現。

喔,扯遠了,再回到舊書市吧!這時看看手錶,竟已是下午時分了,想到原本無心進來逛逛,竟也耗去這麼久的時間,待會兒還要趕到龐畢度中心那一帶的中國超市呢,離開之前先去把剛才藏起來的那兩冊法文學習書買了吧!誰知走到攤位前,竟遍尋不獲那兩本書,敢情是早已有人捷足先登了!真是機關算盡,終了還不是落個徒呼負負;可是又不甘心兩手空空的回去,在同個攤位上選了一本專論拜占庭建築藝術的小書,也算是對此番插柳之行有個交代。

附記:
【春宮】中國秘戲圖.貝多雷收藏展
Le Palais du Printemps
Peintures érotique de Chine
Collection Bertholet

巴黎.賽努斯基美術館
Musée Cernuschi

2006年2月3日—2006年5月7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