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杰希嘉巴黎即時通訊
關於部落格
Paris is Paris is Paris. 版權所有,翻印暨抄襲必究;如欲引用,務必註明來源及出處
  • 59687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豈能錯過里昂車站的藍火車?—附記:藍火車裡有一隻鎮店之貓!

里昂車站於一八九五年至一九O二年之間興建,主要是為了當時在巴黎舉辦的萬國博覽會,同時期具有相同目的的建築群則包括了大皇宮、小皇宮以及亞歷山大三世橋。車站裡的藍火車餐廳則於一九O一年的四月七日開幕,替候車的旅客提供一個用餐、解渴、打發時間的舒適環境。一百零五年之後的今日,里昂車站不但人潮依舊,更不乏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面孔,車站裡新式的餐廳、咖啡館、速食店、商店一間又是一間;儘管樓下開設了時髦走向的「藍色快車(L’EXPRESS BLEU)」咖啡館,已是人瑞級的藍火車依舊屹立不搖,坐擁整個車站最好的位置與視野,看盡百年的花都浮華滄桑。

假如以為藍火車已淪為整日談天寶年間事的白頭宮女,那麼實在應該看看這裡單價絕不低廉、用餐期間卻高朋滿座、經常一位難求的盛況;假如抱持著鐵路餐廳與排骨便當的刻板印象對應之於藍火車,則更應該親眼目睹其中的雕樑畫棟與巧奪天工;雖遺憾不及恭逢巴黎的「美好年代(Belle Epoque)」,坐在藍火車裡遙想當年小喬出嫁與英雄羽扇綸巾的風華卻能渾然出自於談笑間……

鑄鐵欄杆簇擁的樓梯朝左右延伸而下,遠遠望去好似婚紗曳地的下襬,以極和緩的漸升高度迎接賓客的蒞臨。隨著原木旋轉門的轉速前行,再稍稍撥開掩映的赭紅垂絨,車站的喧囂頓時在身後隱沒,如列車般長條形的餐廳裡,晶瑩剔透中鋪陳的金碧輝煌霎時如洪水般滿溢。右側的用餐區,一張張鋪著白純棉桌布的餐桌上端正地擺放著白瓷餐盤、銀質餐具、水晶琉璃杯,兩兩相連的餐桌則被一列列木框沙發頂端連著包著黃銅邊的原木衣帽架一一隔了開來,沿著中央的紅地毯走道,就這麼一路揮灑到右端盡頭的古董結帳檯,木製檯座上方的老時鐘與檯子上左右兩端的銀色古收銀機以及金色公雞雕塑,形成了絕美的三角形,而視覺的落點正是這三角形所框住鏡面裡自己的倒影!

將水平的視線往上挪,原本單向的移動立即變成了四處的游移,一盞接著一盞的水晶燈、一幅又一幅的壁畫、連綿不斷的浮雕壁飾、木質備餐檯與牆面的接際線條,目光的貪婪是如此的冠冕堂皇!巴黎的亞歷山大三世橋、里昂、馬賽港、甚至阿爾卑斯山景都成了知名畫家筆下集體描繪的對象,隨著用餐區不同的區段,水晶燈也各自呈現不同的主題,從側邊觀賞整個燈架華美的結構、仰頭欣賞如萬花筒般的瑰麗圖案、或者試著自桌上的玻璃杯、銀餐具、乃至衣帽架上方的水晶球飾裡的反影來捕捉整室的繽紛,藤蔓似的柔美曲線、多一分則誇張、少一分則不足的金色用量、以及無處不在的琉璃剔透,視覺宴饗伴隨而來的美感經驗竟然豐富到幾乎無法承受!

這時候不妨將焦點轉移到餐廳的左側,穿過了中島位置的圓形吧臺,極盡雕琢能事的拱門之下,藍火車裡的「大班酒吧(Big Ben Bar)」登場!

輕踏著引路的紅地毯,通過拱門,兩兩對稱的棗紅鑲扣皮沙發,厚實的座深與剛剛過腰的高度,搭配低矮的方形木桌,高處垂下修長俐落的水晶燈,給予視覺一個舒適的歇息空間,前方鑲鏡壁面上端揭櫫著白色的BIG BEN BAR,地面上的紅色走道毯,在一進又一進的赭絨垂簾伴隨之下,引領進入如劇場般的神祕空間。

在這裡,璀璨奪目的金色暫時退場,代之而起的是深沈靜謐的暗紅色調。棗紅色的皮質高背單人沙發並列在酒紅色走道毯兩旁、沙發側倚的牆面則是有半人高的褐紅色踢牆板、一進進攔腰繫起的赭紅垂簾提醒著走道兩側之外還有一間間的主題沙龍,沙龍裡隨意擺放著皮質單人椅與雙人、三人皮質沙發,還是看不膩的棗紅色;唯一的驚艷竟是沙發把手經年累月撫磨而出的一抹亮紅,而那明亮,反映的卻多半是歷史的光澤。

或許是因為重重的垂簾,或許是因為空間裡若干沙龍的安置,或許是因為燈飾的收斂,視覺的漫遊不再是震懾心神的大塊文章,而是一處一處的凝住;連得以吸收大片天光的面街沙龍長窗,都刻意地用赭紅絨簾半掩著,沒有杯晃交錯、也沒有高談闊論;一個人、一杯酒、一杯咖啡、一根煙、一本書、一份報紙,陪伴身旁的除了裊裊上升的煙霧,就是那只行李箱了。不同於用餐區,大班酒吧裡上演的才是真正的過客故事,一個人一場戲,或沈思、或假寐、或閱讀看報、或打電腦;開心、憂愁、思鄉、期盼,不同的臉上各異的表情;然而每個演員免不了的共同動作莫過於頻頻檢視腕上掛著的那只錶。

再度推動著木質旋轉門,半個圓圈之後,又回到了現實。人聲、廣播聲構成的喧囂裡,只見一列列現代化的TGV特快車早已到站停妥,車站大廳裡人潮滿滿,使得露出來的白色地面零星的像是不小心潑在暗花桌布上的牛奶。站在樓梯頂端,生理的現實與心理的懷舊兩相糾纏,遲遲不捨步下樓梯;顧盼之際,卻突然發現右前方地面上提款機旁巨型的廣告架裡正宣傳著前總理哈法蘭關於佛洛依德的評著,海報上,佛洛依德現出一抹複雜的微笑……

附記:
雖然一杯小小的咖啡就要四點五歐元,但是自己偶而還是忍不住跑去藍火車的大班酒吧泡上一整個下午。給自己找來很多的理由:從住家門口搭六十三號公車,終點站就是里昂車站,多方便!更何況回家時從起站上車,保證一路舒服坐回家。雖然咖啡不便宜,但是至少水可以免費一直喝啊!一整個下午雖然花了四塊半,可是卻可以把該讀的書、該做的功課做完,那樣也很值得啊!或者是:反正一個月才去一次,不要太計較!理由不一而足,心裡卻明白其實是太迷戀藍火車裡的氣氛,迷戀那美好時光恍然停駐的氛圍,迷戀視覺的華麗饗宴……當然啦,偶爾,這裡是說偶爾喔,也會有比較形而下的迷戀,順手拿起桌上的飲料點單,翻著翻著就突然發神經點了一份八歐元的熱巧克力(八歐元,八歐元呢!最好喝的翁哲莉娜(Angelina)非洲熱巧克力,坐在店裡悠哉的喝,也不過六點三歐元!),邊喝邊安慰自己,不錯啦!還附送一大壺熱牛奶呢!跟濃濃的巧克力對一對,可以一杯變三杯喔!等事過境遷搭車返回住處之後,才在書桌前對著月光拼命捶頭懊悔,面對接下來哭窮的日子……

整個四月竟然奢侈地去了兩次藍火車,好在兩次都是有人請客!前一次是帶台灣來的朋友去坐坐,後一次則是當地的友人找我一同去那兒各看各的書。到了那兒,我才意會到友人其實是想找個安靜地方打盹兒,又怕一個人不好意思,所以才拉我一起來,因為坐下點完飲料沒多久,對方就在舒服的單人高被沙發椅裡,頭側向一邊地睡著了。

每次自己來這兒都是喝咖啡,既然有人請客,那麼就換些別的吧,挑了一瓶氣泡礦泉水,因為這是容量最大的飲料裡面單價最便宜的,而當時自己正值重感冒期間,友人還很體貼地多點了一杯不攙冰塊的新鮮柳橙汁讓我補充維他命C,真是很感謝他!不過,他要是點那個我覬覦很久的皇家琥珀阿里巴巴(Baba au Rhum Royale Ambre)甜點給我的話,嗯……我會更加感激。

友人睡得很甜,自己的功課則已寫完,翻著帶來的時尚雜誌,坐在高被沙發裡,身子也漸漸往下滑,視線開始朦朧了起來……

「喵!」

兩隻耳朵先豎起來,然後眼睛發亮,隨即立刻坐直,四下打探 !怎麼會在這裡聽到同類的叫聲?雖然很短、很遙遠,但是很清楚!等了一會兒,沒有繼續聽到類似的聲音,友人輕輕發出鼾聲;大概真的是聽錯了,聳聳肩,繼續翻雜誌。

越坐越往下滑,最後乾脆將雜誌豎在肚皮上,以不顧這樣雙下巴會非常明顯的恐怖姿勢瞄著雜誌。翻著翻著,突然眼睛平視的右前方有一根末端稍稍捲曲的毛茸茸東西不規律的移動著……

瞄了這怪東西一兩眼之後,冷不妨地雜誌一扔,坐直身子往地上一看!
我就說嘛!好一隻大肥貓!白臉白腿白肚子,淡藕色的毛覆蓋全身,沒有頸圈。

「你是誰?你是誰的貓?」忍不住伸手摸著牠,沒想到一彎腰,牠自己就跳進我懷裡了。

好可愛的貓咪呦!怎麼會出現在這兒呢?

「有貓呢!是你的貓嗎?」興奮地抱著貓,一一問著附近座位的客人。每個人都搖搖頭,但是忍不住都伸手逗逗牠。

「看!有貓呢!這兒怎麼會有貓呢?」一位夾著空托盤的侍者正好走過,好奇地將貓咪舉起來給他看。

「嗨!波羅(POLO)!」侍者親切地捏著貓咪的臉。貓咪撒嬌喵了一聲回去。

「什麼?牠叫波羅?你怎麼知道牠的名字?」
「 波羅是我們的貓啊!」
「你們的貓……?」我的智商突然變得很低。
「 波羅是養在藍火車裡的貓。」
「 誰養的?」繼續處於白癡狀態。
「 我們所有的員工一起養的啊!」
「 哇!是這樣的啊!太神奇了!那牠晚上也是睡在這兒囉?」繼續笨下去。
「 當然啊!」
「 波羅幾歲?」
「 這個嘛……」侍者突然做出很詭譎的表情,故意對我側耳悄聲說道:「 這是祕密喔,告訴你,這家餐廳的歷史有多久,波羅就有多大了……」
「 啊!?不會吧……???」白癡做出不敢置信的表情,說完還抓著波羅仔細端詳。
「 哈哈!開玩笑的啦!波羅滿十歲了。」侍者大概受不了居然有人這麼好騙,忍不住告知實情。

這時波羅也受不了被笨蛋一直抱著,喵了一聲從我懷裡跳出來,翹著尾巴開始巡視整間餐廳,我也樂得當牠的跟班,亦步亦趨。

波羅這個好嚮導,帶著我逛遍了藍火車,不但帶我去看牠用餐的地方,帶我去看牠平常小憩的角落,還從用餐區一扇永不關緊的窗子溜出去又鑽回來,當場示範如何一邊迎著春風、一邊在里昂車站的漂亮玻璃遮雨棚的排水口上廁所!
一路上客人都驚喜地對著波羅指指點點,侍者們有的輕喚牠的名字,有的拿著空托盤輕拍牠的尾巴逗牠玩,餐廳經理則是像疼寶貝兒子般摸著牠的頭……

逛累了,波羅跳上我的高被沙發,趴在我腿上,乖巧地陪我看雜誌。

朋友終於醒了,像貓一樣先伸個長長的懶腰,「咦?喔喔……原來你今天把你們家喵喵偷偷裝在背包裡帶來這邊玩喔!」他盯著波羅,一副了然於胸的口吻。

我跟波羅都懶得答腔,笑咪咪地繼續翻著雜誌——很高興在座有人比我還白癡!更高興從此多了一個跑來藍火車的好理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