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杰希嘉巴黎即時通訊
關於部落格
Paris is Paris is Paris. 版權所有,翻印暨抄襲必究;如欲引用,務必註明來源及出處
  • 597342

    累積人氣

  • 32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在巴黎街頭討生活的貓咪

二OO四年六月十七日,才從拉法葉百貨(Galeries Lafayette)美食館打完牙祭出來,巴黎街頭突然下起了滂沱大雨,向來不喜歡帶傘的自己,頓時淋得像是從結著薄冰湖面裡爬出來的老鼠,渾身打著冷顫,不得已只好衝進隔壁的平價成衣店H&M,隨便挑了件長袖衫趕緊換上,拎著一袋溼答答的襯衫再度走出來,誰知雨勢竟已轉小,陽光也開始從變薄的雲層中撒了下來;巴黎的天氣果真像是女人的脾氣呢!
走回拉法葉百貨側門,倏然映入眼前的景物卻完全抓住自己的視線與注意力,再也不去想什麼天氣不天氣的事兒了——一位面貌和善、胖嘟嘟的乞討者,手上捧了一只寫著“SVP POUR MANGER MERCI”(請賞點兒吃飯錢吧,謝謝!)的瓦楞紙板坐在當街鋪開來的塑膠布上,面前當然擺著裡面已經叮叮咚咚丟了為數可觀硬幣的乞討盒;重點是他一點兒也不寂寞,緊挨著他腿邊趴著的是一隻體型巨大的混血德國牧羊犬,牧羊犬肚子上則緊靠著兩大一小的三隻貓咪!

巴黎流浪漢與乞討者帶著夥伴狗狗一起出來混飯吃的場面很多見,但是像這樣連人帶狗外加三隻貓的大陣仗到還是生平頭一遭遇到。「好可愛喔!」這樣的驚嘆聲的不只從自己嘴裡冒出來,可是激動到立刻一屁股坐下來,邊摸著貓咪和狗狗邊與乞討者熱絡攀談的,自己還是拿第一名!
原來這位先生大名叫做尚.賀內(Jean René),之所以稱他為乞討者而不是流浪漢是因為人家可是有家的,絕非四處餐風露宿;每天早晨固定在拉法葉男士館側門前面扶老攜幼的「上班」,中午一到就收拾東西,人、狗、貓一塊兒下班。唯一的大狗狗叫做「侯柯珊(Roxanne)」,是高齡十二歲的祖母了,鼻子上有一道又深又長的疤痕,想必是早年在街頭混日子時留下的血戰烙印吧!體型最大的那隻渾身覆被著漂亮奶茶色澤茸毛的公貓則是「焦糖(Caramel)」,有六歲了;花貓「碧于西(Pussy)」三歲,是焦糖的太太;至於那個小不點兒,則是焦糖與碧于西的公子,才三個多月大,名字很好玩,就叫做「男孩子(Garçon)」。
跟尚.賀內愉快地聊著天時,侯柯珊儼然就是個見多識廣的二當家,沈穩地趴在主人腿邊,好脾氣地任由焦糖在她身邊不停更換位置靠坐著,同時一雙眸子卻盯緊了每個從主人面前穿梭而過的人影。焦糖與太太、兒子的互動反而不多,多半都是像個有威嚴的男主人,靜靜注視著緊顧著吃東西的妻兒。碧于西畢竟是做媽媽的了,吃到八分飽,立刻起身照顧寶貝兒子,不時舔著打理小不點兒的蓬鬆嫩毛;男孩子則是不折不扣的頑皮鬼,先是跟媽媽搶碗裡貓食,吃到滿臉全是黏糊糊的肉醬之後,就跑到爸爸跟前磨來蹭去地撒嬌,然後像攀岩一樣在侯柯珊頭上、背上、肚子上爬上爬下,突然間想到什麼,又衝到貓籠前面往空無一物的籠子裡瞧了個半天,接著又跑回去貓碗旁繼續低頭猛吃,經過媽媽身邊時,還不忘小小喵了一聲;聊著聊著,忽然發覺小鬼頭不見了,因為他還太小,沒辦法像爸爸媽媽那樣可以用鏈繩縛住。心想,該死!光顧著說話,竟讓小貓咪跑丟了;誰知低頭一看,原來這個鬼靈精不知道什麼時候已悄悄端坐在自己跟尚.賀內之間,正抬起頭、聚精會神地聽我們聊天呢!

「好可愛的小貓咪呀!可以讓我領養嗎?」一位穿著華貴的婦人,面帶笑容地問道,還忍不住彎腰伸手逗弄小不點兒。

「不成,不成,」尚.賀內連忙笑著搖搖手,「我們是一家人,一家人怎能分開呢?」

婦人不掩失望的神色,捨不得地直起腰身,在那已經滿是硬幣的乞討盒裡放下一張耀眼的歐元紙幣。

時序進入二OO五年的春天,天氣還帶著涼意,再度與尚.賀內在原地相遇,只是這一次陪著他的僅剩下侯柯珊與焦糖……

心跳加劇,顧不了寒暄,劈頭就問:「怎麼今天只有他們倆陪著你?碧于西跟男孩子呢?他們到哪兒去了?」

只見尚.賀內做出一個抱著娃娃搖啊搖的搞笑姿勢,滿臉得意地說:「碧于西又當媽媽了,男孩子待在家裡陪媽媽一起照顧上星期剛出生的小妹妹呢!」

那個巴黎初春的上午,洋溢著幸福的滋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