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希嘉巴黎即時通訊

關於部落格
Paris is Paris is Paris. 版權所有,翻印暨抄襲必究;如欲引用,務必註明來源及出處
  • 594729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逛逛另一種面向的穆孚塔街(rue Mouffetard),還有街上的「高腳杯(LE VERRE A PIED)」咖啡館

先別急著一頭就鑽入穆孚塔街,參觀過位於聖惹娜薇耶芙山至高點的萬神殿與Sainte-Etienne-du-Mont教堂之後,不妨就近步上教堂與亨利四世高中之間的克洛維斯路(rue Clovis)朝日出方向前行,通過橫向的笛卡兒路(rue Descartes)之後不久,一座十二世紀巴黎城牆的殘餘遺跡就會在右手邊出現,在那個時代裡,出了這座城牆可就是郊外了,由此也可以看得出這幾百年來巴黎都市範圍的變遷。
直行到了樂牧安紅衣主教路(rue du Cardinal Lemoine)右轉,在這條老街的74號有著一扇美麗的藍木門,此處的三樓(即台灣所謂的四樓)就是海明威當年於巴黎的下榻處,門口左側的粉牆上鐫著海明威之友會立的說明牌:「1922年1月至1923年8月之間,美國作家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偕其妻Hadley,居住於此建築物之三樓。」
再往前走幾步路,就是諸多咖啡館環繞,白天悠閒,夜晚熱鬧非凡,一位難求的護牆廣場(place de la Contrescarpe),廣場邊1號是一間義大利小酒館,在十六世紀時,這間酒館卻叫做Cabaret de la Pomme de Pin(松果酒館),是《巨人傳(Gargantua et Pantagruel)》的作者拉伯雷(François Rabelais 1494-1553)經常買醉之處。
繞著廣場走了半圈,開始進入穆孚塔街的起點,別被兩側一間間表面熱鬧,實則沒啥看頭的觀光店家給弄的頭昏眼花,真正有意思的東西要到56號才開始呢!定睛一瞧,沒什麼呀,這條街的56號是一棟看似經過翻修改裝,叫做「舒適客棧(Hotel Comfort Inn)」的二星旅館嘛!沒錯,很多人也許不知道,1938年當建築工人大肆翻修這棟建築物時,竟然在其中的幾處牆壁裡發現一共藏有3351塊黃金!經過專家追溯研究之後,證實這批為數驚人的黃金是屬於一位於1751年離奇消失的貴族Louis Nivelle所擁有。幾經交涉審理之後,這批黃金終於在1952年平均分配給Louis Nivelle現存的後代子孫與發現金塊的建築工人以及巴黎市政府。而這件事已成為法國民法上一個非常著名的案例。
從這個曾經藏了大量黃金的建築物往前走沒幾步,眼前橫向的則是許多傳統餐館座落的鐵鍋路(rue du Pot de Fer),這些餐館擺放在沿街戶外的桌椅,是值得觀賞的美景,不同的餐館使用不同顏色與樣式的桌巾,再配上插放空水杯裡不同顏色的餐巾,在古老建築背景的烘托之下,怎麼看都是滿眼的春色繽紛!
穆孚塔街60號,當然,你是找不到這個門牌號碼的,不過,這指就是位於穆孚塔街與鐵鍋街交會處的一個古典的小型邊間建築!這間其實只能算是座小圍牆的建築臨著穆孚塔街那一面的下方有一個出水口,泉水終日不斷地流出;別小看這不起眼的裝置,它可就是相當有名的「鐵鍋湧泉(Fontaine du Pot-de-Fer)」,早在羅馬時代就已存在,到了十七世紀,梅帝奇皇后(Marie de Médicis)甚至下令由此做了引水渠道,專供她心愛的廬森堡宮與廬森堡花園之用。
繼續順著路往下走,99號樓上的一戶人家,在牆檐下方兩側各掛了一隻鑄鐵烏鴉,隨風轉動,很有意思。接下來橫向的道路則是弓弩路(rue de l'Arbaléte),這條路3號的樓上就是著名雕塑家羅丹(Auguste Rodin 1840-1917)的出生地。
來到118號之一的「高腳杯(LE VERRE A PIED)」咖啡館門口,可能需要休息一會兒,喝杯咖啡,在腦海裡回顧一下剛才一路逛過來的累積印象,那麼就不妨推開陳舊的藍灰色木門,進入這家自己每回來穆孚塔街絕對不會錯過的咖啡館!
「高腳杯(LE VERRE A PIED)」咖啡館創業於1870年,是一家有著小煙舖還兼賣老客人才通曉的私房菜的咖啡館,每週一不營業,週日下午也只營業到下午三點半,目前的經營者是Claude Derrien先生,當初他從Madame Paulette手中接下這間店,而這間店則是由Madame Paulette的祖父創立,傳給她的父親,再由她父親傳給她,最後則交到Claude Derrien手裡,Madame Paulette當年坐鎮煙舖櫃台的照片,如今還被保存良好地掛在後端非吸菸區的牆上。
Claude Derrien是一位渾身散放文氣的中年紳士,而在他經營下的「高腳杯(LE VERRE A PIED)」則是一間充滿文藝美感的咖啡館,這裡並不是意味著上門的人都是騷人墨客,此處也沒有定期舉辦各種讀書會或是有著浩瀚的書牆,更沒有雕樑畫棟的曲線裝飾牆板。一張張照片、圖畫、地圖從進門處的右側一路揮灑到整間非吸煙區的牆面,其實還不必細探這些圖像的內容,光是相框本身的線條,相框與相框之間的張力,以及接連排列所呈現的韻律,就已經是一幅完美的構圖,更何況其中流露的歷史氛圍,在這裡,你會情不自禁地想坐下來讀一本好書裡的某幾頁篇章,你會自然而然地去緬懷生命裡某些值得再三回味的片段,想念應該想念的人,咀嚼耐人尋味的話語……
我是一個重度吸菸者,在這個咖啡館裡,自己卻經常跟自己玩著兩種遊戲:喜歡坐在一進門的吸菸區,讓視線停駐在從這個角度望過去的非吸菸區;也喜歡把我這憂歡與共的知己暫擱一旁,坐在非吸菸區裡最角落面對廁所的位置,認真地寫完我的法文作業,整理我的法文筆記,中間空檔的時候偶而抬頭對著非吸菸區入口處那座只比這間店年輕不了幾歲的古董暖爐深情一瞥,再微微一笑。
(題外話:請不要留言跟我討論抽煙或是禁煙或是戒煙的問題,我不會理你的!我抽煙抽的像座兵工廠,但是從不認為自己是煙槍,我沒那麼油!也請不必好心地寫些抽煙有害健康之類的警語,在我看來,那就像是在告別式上跟死者家屬說節哀一樣,都是毫無創意的廢話!)

從「高腳杯(LE VERRE A PIED)」裡出來,先別忘了抬頭看看122號牆面上方的古老招牌,描繪兩人汲水的美麗畫面早於1592年就存在於此,是目前這條街上年代最久遠的招牌。
134號這棟建築物的正面則有著相當精彩的木板壁畫,深赭底色上用金色線條描繪著森林與動物,整幅作品裡沒有出現任何一條直線,無處不在的靈動彎曲走線,充滿了神祕的生命力。
這棟令人難忘的建築物面對著Saint Médard教堂的入口,Saint Médard教堂是巴黎幾個歷史最悠久的老教堂之一,建於西元1100年代初期,比聖母院還要早,但是整體的大部份建築完成於1632年,然而最後一個禮拜堂卻是在1901年增建的。教堂內部的結構連綿不絕,帶有一種有機的趣味。
關於這個曾經是十八世紀初期宗教風暴中心的教堂還有許多有趣的故事,以後有機會再專文敘述;附帶一提的是,每次來到這座教堂,總是遇到裡頭正在舉行喪禮,機率高達百分之百,實在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還沒完呢!假如還有體力,不妨沿著教堂後方的蒙哲路(rue Monge)往北走回去,一路走到與侯蘭路(rue Rollin)交會的地方,不妨到右側的呂德斯競技場(Arénes de Lutèce)晃一晃,呂德斯(Lutèce)是當初高盧人在西堤島建立的小漁村的名稱,這座競技場是西元二、三世紀時的建築,一直到1870年才被發現,與聖米榭大道上中世紀美術館旁的公共浴場是巴黎兩大古羅馬建築遺跡。看多了巴黎在美好時代的精緻建築,在這競技場裡感受羅馬時代的那種大塊文章的磅礡氣勢是非常耐人尋味的對比。
最後,由於自己深愛爵士樂,所以假如你也喜歡爵士樂的話,倘若來到了這個競技場,可別匆匆走完一圈就離開喔!在競技場旁邊的德納瓦賀路(rue de Navarre)的5號與7號,是一間叫做Paris Jazz Corner的爵士與藍調音樂的專門店!
這間店專賣這類音樂的33轉的黑膠唱片與CDs,平面樓層是黑膠唱片、相關書籍與文件,地下樓層則全是CDs,也提供老唱片的買賣,每週二到週六,中午營業到晚間八點。
當初匆忙來到巴黎,平時收藏的爵士CDs都沒來得及帶來,卻發現自己最喜歡的爵士鋼琴師Bill Evans以及薩克斯風手John Coltrane的作品在這裡都很齊全,每次來到這兒,老闆會很體貼地播放他們的作品,讓自己徜徉在熟悉的旋律中,開心地渡過半個鐘頭的時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