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杰希嘉巴黎即時通訊
關於部落格
Paris is Paris is Paris. 版權所有,翻印暨抄襲必究;如欲引用,務必註明來源及出處
  • 597342

    累積人氣

  • 32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巴黎三處中世紀時代遺留下來的民房

首先,是這棟位於巴黎第三區、佛樂塔街3號(3, rue Volta 75003 Paris),爭議性頗大的古老民宅。這一帶屬於巴黎早期知名的小溫州圈,而這棟木頭架構的老房子,處在中文招牌處處、溫州話不絕於耳的環境中,靜悄悄地散放出一股讓人無法忽視的神祕力量。古樸的色調、嵌在石壁裡的木稜、因時代久遠而略呈彎曲的樑柱、越往高樓層越狹小的窗戶、由上往上傾斜的牆面角度,表面風化的石材,都召喚著有心人停下腳步來欣賞這個年代久遠的美麗建築。
中世紀建築渾厚風格的包被下,底樓的左側與右側卻分別是賣越式河粉的小食鋪與溫州人開的美髮店,玻璃上寫著明顯的紅色「玉燕美髮廳」,周圍被木窗櫺框限的鮮豔中文簡體字;無論視線的移動是由上而下或是由下而上,在驚愕之餘都會產生一種時空錯置的趣味;古老建築的不死與中國人隨遇而安的堅韌性格,形成某種難以言喻的和諧。最讓人感謝的是,除了貼在玻璃上的紅色店名之外,這兩個店家並沒有蠻橫地在這個建築的任何表面釘上突兀橫生的店招。
當初發現這棟明顯中世紀風格的建築時,深感疑惑的是居然在周遭找不到任何政府設立的鏟型古蹟說明牌,後來經過一番查證與詢問此間專家,才得知這棟建築於十三世紀初的民房,原本被視為是中世紀晚期的建築,後來於1978年證實曾於十七世紀經過大幅度的翻修。因此,巴黎最古老的木頭架構房舍的地位也就被接下來要介紹的這兩棟相鄰的建築所取代。
位於巴黎第四區、弗杭蘇瓦.米洪街11號與13號(11, 13, rue François Miron 75004 Paris)的這兩棟樓房,已被巴黎市政府定為是巴黎最古老的木頭架構房子。與上述的佛樂塔街3號相同,都是建於十四世紀,座落於當時的羅馬古道旁的木材、灰泥與石塊所架構而成的建築物。
這兩棟建築物分別是11號的「鐮刀標記之屋(Maison de l'Enseigne du Faucheur)」與13號的「 綿羊標記之屋(Maison de l'Enseigne du Mouton)」,相偎相依地聳立在弗杭蘇瓦.米洪路與葛羅許.佩思路(rue Cloche Perce)的交會處,與周遭年紀輕了許多的建築相較之下,竟有一絲寂寞蒼涼的況味。

樓層較高的11號的底樓如今是一家專門賣日本傳統民藝服飾的小舖子,而樓層較低的13號的底樓則是一家私人俱樂部。與佛樂塔街民宅不同的是,雖然在1967年經過政府的維修,這兩棟樓房的側邊依舊可以明顯看出保存良好的中世紀末期民宅木造交錯結構。
欣賞過這兩棟建築深具均衡張力之美的正面之後,不妨從旁邊的葛羅許.佩思路穿越而過,一邊觀賞建築側面的結構,一邊品味漫步在中世紀建築陰影下的特殊樂趣,此時回過頭來,視線落在路底接連至希佛利路(rue du Rivoli)的石階頂端那根孤立的古典街燈上,頓時會感悟到巴黎的美就是美在這種刻意設計的不經意上面!
末了,則是巴黎現存最早的石造房子:位於第三區、德蒙莫洪西路51號(51, rue de Montmorency 75003 Paris)的「 尼古拉.弗拉梅與其妻蓓荷內樂之家(Maison de Nicolas Flamel et de Pernelle sa Femme)」。
這棟石造房子是尼古拉.弗拉梅於1407年出資興建,平面樓層做為營利用的小酒館,之上的樓層則全數充做無家可歸者的收容所。如今當年的小酒館已經改成一間名喚「尼古拉.弗拉梅客棧(L'Auberge Nicolas Flamel)」的中價位餐廳,整座建築也曾於1900年經過整修。
雖然處於僻靜的小街裡,儘管石壁早已經歷數百年的塵煙而燻黑破損,卻依然無損這棟石造建築的恢弘氣勢,尼古拉.弗拉梅夫婦當初建造這棟收容所並不要求任何回報,只希望居住其間的無家可歸者能為他們夫婦祈禱。因此,目前建築物正面的樑楣上依舊可以看到當時所鑄刻的一長排祈禱文,而五根樑柱上則依稀可辨識出石刻的天使的圖案與尼古拉.弗拉梅姓名的縮寫字母。
說到尼古拉.弗拉梅與其夫人蓓河內樂可是大有來頭的人物!尼古拉.弗來梅(Nicolas Flamel, 1330-1418)是十四世紀法國知名的作家、書商、手抄本複製專家、商人與慈善家,而蓓荷內樂.弗拉梅(Pernelle Flamel)則是當時一位兼具善心、美貌、知性與財富的寡婦,年紀比尼古拉稍大,約四十歲時再嫁予尼古拉。尼古拉本身不但專精於古籍的謄寫,也訓練了一批抄寫弟子,並在自家書店裡開課教導貴族識字與寫字,這是因為當時許多貴族在簽名時都還只會拿筆畫個叉而已。如今巴黎的國家圖書館裡都還珍藏著尼古拉當年的手抄本書籍、文稿、與蓓荷內樂的結婚契約,甚至他親筆寫下的遺囑。
然而,這對賢伉儷除了屢屢行善佈施之外,最讓眾人津津樂道,也讓後世感覺莫測高深的卻是他們的獨門煉金術!而煉金師這個頭銜也是大家提到尼古拉.弗拉梅時,最為強調的一點。無論是雨果的《鐘樓怪人》、丹布朗的《達文西密碼》、還是羅琳的《哈利波特系列第一集:消失的魔法石》,尼古拉.弗拉梅都是頂著這個頭銜出現!腦海裡盤旋著煉金師的神祕印象與施恩不圖報的善行記錄,站在歷經六百年依舊屹立的古老建築前,一股奇妙的力量由上瀰漫而下,格外感覺到自己的渺小與不足。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尼古拉.弗拉梅夫婦當年也是位於塞納河右岸St-Jacques-la-Boucherie大教堂的最重要捐獻者,雖然這座教堂如今只剩下巍巍高聳的聖賈克塔(Tour St-Jacques),而且終日還罩在白色帷幕下進行整修維護,但是為了紀念這對夫婦的貢獻,聖賈克塔北邊呈十字交叉的兩條路,即分別命名為尼古拉.弗拉梅路(rue Nicolas Flamel)與蓓河內樂路(rue Pernelle)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